見証-恐懼症

神與我個有個約會 -K. Leung- Dec 2012

我本是一個沒有任何信仰的人,有的也是人云亦云,可有可無,然而今天我想說「神」是如何幫助一個被困了十多年的我走出黑暗,如何教我一步一步地戰勝魔鬼,如何在二十年前不聽衪召喚而仍沒離棄我,在說我的故事之前,讓我衷心的說一句感謝「神」,世間沒有任何言語可以形容你對世人的慈愛,也沒有任何言語可以形容我對你的感謝,依然只能用有限的言詞訴說我對你的無限感激、感謝!

(一)

如果有人問我 : 人生最痛苦的是甚麼?我會答 : 失去自由!而失去自由並非來自人身遭受禁錮或坐牢,而是無形的禁錮。

「恐懼症」是現世代醫學上很時尚的名詞,是情緒病之其中的一種,據說沒甚麼原因引發此病症,所以醫生沒法給我答案,他們只好給我吃藥。我的「恐懼症」開始時是1996年,病情由淺至深,由幾個月病發一次至每天發生幾次。甚麼是「恐懼症」呢?至今我自己仍不太明白,誰會明白何以會有突而奇來的莫名恐懼感,然後像大難臨頭、走投無路似的恐慌。

這種情況切底的改變了我的生活,嚴重影響了我的社交,因為我開始不敢外出,只要一想到離開家外出就嚇得渾身發抖,臉色蒼白,漸漸地朋友不來往,而親人也漸遠離了,最後剩下的竟然只有指責與嘲諷,病症帶來心理的痛苦我能夠忍受,親人的不諒解才是雪上加霜,而這種情况竟持續了十多年,由1999年開始我沒有離開過家超過兩咪路的路程。

數不清多少次當恐懼來襲之時,那種痛苦無助的感覺幾乎讓人發狂,四周像沒有一絲光線,世間彷彿沒有一個人可以助我!然而我沒有因此而掉過一滴眼淚,我不肯也不敢哭,因為我知道沒有作用,因為當你淒苦無助孤獨時,你仍聽到別人的諷刺與嘲笑,而做這一切事的人是你的親人之時,直教你感到無盡的冷意冷得讓人的心發痛,苦不堪言,我不求有人可助我,但絕沒有想到有人會在我的傷口上灑鹽。直至到2010年因為這十多年的苦而終於崩潰了才第一次哭了!。

我選擇不訴說,當然也沒甚麼人可給我去訴說,我痛恨活得沒有尊嚴,一個人連日常基本生活所須也寸步難行,生不如死,活著如走肉行屍,那種苦痛的煎熬沒有筆墨可以形容,沒有言語可述說。我失去的不單是人身的自由,更失去親友,失去做人的信心,失去任何希望,十多年來的艱辛彷如一路走在寒冬的雪夜裡,永遠看不到盡頭,看不到光明,淒切得伸手不見五指!曾經我以為此生會一直如此持續下去,前路等待我的只有失望與絕望。

(二)

從2000年開始我沒有再出外工作,幸好學會用電腦,那是我要知道外面世界變化的渠道。開始時只要不去想要外出心就能安定,但這並不是一個永久安好的方法,因為漸漸在家也會有突然奇來的恐懼與害怕,這種折磨每次都一個人度過,我變得更加沉默,所有的苦我都藏在心裡。當事情沒有人可以理解之時,所有言詞都變得虛空,沉默似乎變了是唯一的方法!

初時還有些親朋戚友對我說﹕「要出去,不要想太多,那是心理作用,多出去就沒事了。」但他們忘了我從來都是多外出的人,即是說我的情況並非因為少外出所至。後來我發現,他們離我漸遠了,無論是人或是心,原來我與別人早已遠離了。每天心孤獨的過日子,這個世界已把我遺忘了,也好!因為再也沒有人來叫我外出了,我在自己的世界裡至少能安靜。我不想再見任何人,因為怕被問為何不外出,我羞於回答,也難以解釋,這個無形的病令我感到自卑,無人了解的心更覺孤獨。

在親人堆中有人在傳說我有精神病,我覺得奇怪,為何我在長久的折磨中依然覺得自己的心很清呢?但惡意的中傷依然令我受傷,只在表面我不動聲色。祈望世人若遇到自己不能理解的事之時,若不作出任何的幫忙都可以,但也要管好自己的嘴巴,從來,世上殺人最多的工具不是刀、劍、槍,而是說話!這些在過去十多年我已經充份體驗過了

2003年開始與妹妹夫婦合作做一些小生意,辦公室設在我家,他們卻隨即移民回港去了,幾乎將一切交由我打理,每天我利用電腦、電話跟客户溝通聯絡,也開始學著一切文職上的工作。到了今天我仍然感謝他們,至少沒有他們我不會懂做這種生意。雖然一路出現了很多的不公平事和不必要的謠言中傷,但種種委屈我都吞下,為的就是我失去了自由,這工作對我很重要,除了因為生計之外我也不想讓自己變成一個別人口中的廢人,我不想毫無自尊的過活,我的生命已莫名其妙地令我不知所措、求救無門、孤立無助了,除了這有限度的証明自己存在,讓我減少一點自卑感也好,可以忍的我都去忍受。

工作上能讓我的精神有寄託,但「恐懼症」沒有因此而放過我,有時難受得在冬天打開後門走出花園,因為恐懼的壓逼感令人呼吸都變得困難,那種窒息感讓人無處躲、走投無路。苦,我不怕,但,一個人太孤單了!

曾經幻想過,如果我能走出這困局,也許有一天有某神奇的力量可以助我,因為我心知自己的情況不是醫生能助我解決的,然而對現實的認知告訴我那是不可能的事,那是迷信的人才會信的。
世間會有甚麼力量可以令我走出困局?這種無邊無涯的苦何時才會結速?命運在跟我開甚麼玩笑?為甚麼選中我?你想告訴我些甚麼?諸如此類的疑問我在心裡問了十多年,然而蒼天從不答話,只讓我的苦化作能量令我心深不忿而成為活下去的力量。

每天除了工作我就上網,無聲無息地過活,在網上世界遊走,做個虛擬世界的人,不必有現實的負擔,責任,也沒有淒冷殘酷等著我侵蝕我的靈魂。

(三)

人很容易會將自己的不幸化作戾氣發洩在別人身上,企徒將別人也拉進痛苦中,而他們也任由自己墮進地獄不翻身。十多年來我對自己的忠告就是無論如何不要成為別人的負累,不能因為自己的苦而轉移去怨人怨天怨地,這是最低限度維持做人的尊嚴,不必將自身的不幸化作戾氣,於事無補,我不知道在長久的艱辛中自己能堅持多久。

當人的心積聚太多的悲怨情緒時,那顆心很容易就不設防了!2009年的聖誕至2010年1月,我覺得自己再也沒力氣走下去了。為甚麼經過了十多年後,依然看不到一絲署光,而且反而越來越嚴重了。2009年我度過了一個極痛苦的聖誕,每天我都感覺自己極度不開心,情緒低落得讓自己害怕,提不起精神做任何事,想哭卻不敢,因為害怕一但軟弱了就再也站不起來,但最後還是失敗了。
2010年的新年我終於哭了,彷彿十多年的痛苦都化作眼淚向虛空的生命作一個無言的控訴,我走不下去了,也罷!是生是死也沒所謂了,我很累,太累了,要放棄了。這個念頭我讓我感覺非常恐怖,我的心像正在跟某種力量角力,我不應有這樣的結果,我也不要這樣的結果,我不服不甘心,苦撐了十多年後,生命告訴我﹕你完結了。不是這樣的,心裡彷彿有朵小小的火花在說,我要救自己,我不要這樣的下場,我還有很多事沒做!
在這苦痛的日子裡,腦海卻奇怪地收到一個訊息,它不斷地叫我去聯絡一些親友,那是十多年來沒想過的事,這讓我感到奇怪之餘更覺淒酸,因為想起身邊沒有任何援手,我的心開始有更多的怨了,於是所有的淒苦像洪水汜濫,排山倒海的沖進我那不設防的心裡,我不喜歡這種像輸掉一切然後自憐哀傷的樣子,但仍放任自己,將多年的苦都番了出來,心有莫大的怨憤與悲哀交纒著,我企徒任由自己倒下來。

然後一次又一次聽到那個訊息在說﹕
「別放棄,站起來,我一直在等你回來!」
是誰?等我回來?誰與我有約?是幻覺嗎?記憶忽然回到二十年前,某天跟表弟妹去了一個教會,教會?「你是神?」
「你知道的,回來吧!」
「你會幫我?」
「你要自己先站起來」
「我已肋疲力歇了,怎么有氣力再站起來」
「你認為自己有你就有,你認為自己沒有你就沒有」
「既然你是神,你為什么仍讓我如此難過,為什么你不馬上將我從這苦痛的深淵中救出去?」

你又不答話了,到底是不是「神」在跟我說話,我從來都不認識你,你怎會跟我說話?怎會來幫助我?而我又怎么能夠接收到你的訊息?!那段日子,我強行打起精神去聯絡了表妹和表弟夫婦,他們很快來探訪我,在我的情緒快崩潰的邊沿上,他們成了我臨時的支柱,也許他們不知道那時他們的出現是多么的重要,這讓我又重新燃起了一點希望,但還是難敵那十多年所受的深刻的苦痛!他們沒有放棄我,而且為我找來一些朋友還有一位牧師—–2010年2月「神」第一次對我說忠告的話 : 不要怨!

(四)

2010年2月,我生日那天表弟妹來跟我慶祝,之前他們已經來過幾次,每次我都很開心,像重拾了做人的自信,但同時我心的恐懼卻更加强烈,我知道過度驚恐會令身體健康也影響的,身心相連,我開始吃不下睡不好,每天一早醒來就感到活著沒有希望,心情抑鬱,日子難過到極點,第一次有再也活不下去了的感覺,死亡像隨時會來臨。在生日那天我心情低落,表弟妹來了我強迫自己勉強跟他們聊天,但心裡卻莫名的不安和害怕,當他們要離開時,我的不安和害怕令心裡不想他們離開,因為我害怕一人獨處,表妹第二天要一早上班,也留到晚上十點多才走,而表弟夫婦留到十一點多才離開。

感謝你們三人,你們不知道,那天,是我心最最最黑暗的一天,那天若沒有你們,我的思緒將陷入瘋狂不可收拾,感謝的神安排,將你們帶來陪我度過那天。當時我們有一起祈禱,我不是基督徒,我從來都不會祈禱,也不知道祈禱有何用,但我的心是如此混亂彷徨,像垂死掙扎的人仍企徒能抓住一根稻草,既然他們也為我祈禱,我也試著做,在祈禱的中途忽然感到一股電流在額前輕略過,我嚇得不敢說話,事後跟表弟提起,原來他也有同樣的感覺,同時提意我的情況不是我們能處理,最好找個牧師來幫忙。

我的感覺是沒有什么可選擇了,就試試這方法也好。於是他們將我的事告知一位老牧師,牧師示意要我自己打電話聯絡他。由於太長時間沒有接觸陌生人,這令我的心產生猶豫,但同時心裡像有人跟我說話,似在說﹕「做吧!該開始去做了,該要走出去了!別害怕,我在這裡!」
終於鼓起勇氣跟老牧師通電話,電話那端傅過來聲音不温不火,卻有一股無形的包容與理解的力量令我心不安放下,老牧師叫我跟著他說﹕「我接受主耶穌為我的救主!」

接下來的一個星期內,我的心慢慢安定下來,那些莫名的不安也漸減退,而我竟然想外出,因為神在心裡說﹕「出去吧,行出進一步你就自由了,開車出去吧!」我已經十年沒有駕駛了,是真的嗎?我可以?連身邊的人也不敢相信,我反而安慰他說﹕相信我!當車子開在路上時,我的心卻又開始害 怕得發抖,然而神不斷對我說﹕「別害怕,我在這裡!」車子開了一會停下來,內心的緊張與驚喜交集!我…..終於走出第一步了!

(五)

快將二年的歲月中,我進進退退一直走到今天,由第一次去探訪表弟妹卻又不安的趕著回家,到今天可以隨時去探訪他們,期間「神」的話一次又一次的給我鼓勵和安慰和給我信心。
我雖然沒有百份百的痊愈了,但我深信我會!神不會再讓我受那些苦,因為我不要衪就不允!
我决心要擺脫那些苦,衪就為我驅除一切障礙!因為衪是如此痛愛世人,視之為兒女,衪不會也不忍我們受苦!只要你打開心屝讓神進注,多大的苦難也能排除!衷心的希望我的故事能幫助或啟發一些受情緒病困擾的人,因為只有受過的人才能身同感受,我絕對知道那些苦痛的過中滋味,而真正理解明白我們的苦的卻只有衪—–這位不求回報的「神」!

後記

過了十多年苦不堪言的日子之後,理應留下深刻苦澀的心態,但奇怪我的心境只留下一片祥和與安寧,無論我的心對過往一切記憶都不曾磨滅,但一切苦已不沾我心,彷彿這些記憶與我無關,這是我的幸運也是神的眷顧。我相信任何人也可以得到這些幸運與眷顧,無論本身的遭遇是否相同,神也會用不同的方式去照顧你,只要你用心去感受,自會感知神的慈愛,也許你沒有察覺而已。

今天也許你仍不相信這位神的存在,那不要緊,你只管告訴自己要做一個善人,盡量讓心寧清淨無垢的話,「神」自會進注你的心向你顯現,那時你不會再疑問神是否真的存在了!

全文完

如果你希望在此網站與我們分享你得到醫治的見証,歡迎你將見証寄給我。